当前所在位置:
主页 > 雄关时政 > 第177章 03-83雄关千年皇朝几何

第177章 03-83雄关千年皇朝几何

发布日期: 2020-11-19 00:3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   点击率:

  大散关,为周朝时散国的关隘,故称散关。关中自古四关,东边函谷关,即潼关,南边是武关,北边有萧关,西边就是大散关。大散关自古被视为“川陕之咽喉”,乃是陕西和四川之间的交通枢纽,具有很重要的战略位置。

  楚汉相争时,刘邦行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之策时,就是从大散关偷袭陈仓的。三国时期,诸葛亮北伐中原时,也曾原路走了一遍,出散关围攻陈仓,不过可惜失败了。

  宋金对战时,西北的大散关在“富平之战”后变成了宋金的战争前线,成为两家的必争之地,也成了吴玠立下不朽功勋的地方。

  1130年,张浚也就是后来的张相,任知枢密院事兼川陕宣抚处置使,奉命西北。张浚虽然忠义,但能力有限,一上来就改变了威武大将军曲端原先定下的固守反击的策略,急于率大军与侵入西北的金军决战。战争前期,宋军人数占优,打了一些小胜仗,收复了麟州、延州,军中各将逐渐恃众轻敌。

  与金对战时,张浚不知道为什么书生气如此充沛,居然要学古人下战书,与金在富平当当正正一战。金军汇合时,众将请命趁机各个击破,也都被他一一拒绝。当时刘锜与哥哥刘锡、吴玠与弟弟刘璘等都在军中效力。

  金军人数虽少,但各部协同一致、战术得当,而且将士拼命。反观宋军,诸路将帅不和,互不应援。终于,宋军五路大军中,有一路被金军击破,主帅赵哲临阵脱逃,导致宋军阵型大乱,最终引发了大崩溃。此战,宋朝仅存的具有战斗力西北军在这一仗中几乎全被打光。

  随后,张浚却以败军之罪贬逐刘锡,斩赵哲及其部将张忠、乔泽,使军心惊惧,环庆路将领慕容洮叛逃,泾原路将领张中彦、李彦琪叛降金军。为了收拢人心,张浚迫不得已重新启用曲端。但曲端恃才傲物,得罪的人太多,王庶和吴玠等人对他不满,都不断打小报告,说曲端有罪。张浚就把曲端又抓了起来,很快曲端死在狱中。张浚则继续领兵,开始重用吴玠。

  富平之战后,宋军只好彻底放弃了陕西,退守大散关。吴玠和兄弟吴璘奉命在大散关东北的和尚原地区坚守,作为大散关的屏障。1131年,金军携富平之战的胜势,几路大军合围和尚原。而吴玠手下数千士卒乏粮,且无斗志。吴玠和吴璘召集众将,以忠义相激励,并歃血而誓,终于激发了士卒的战意。

  此战,吴玠命诸将严阵以待,让士卒一队一队轮番出击,也就是所谓的“更战迭休”的战术,最终在和尚原击败了金将乌鲁折和设立的联军。金军统帅金兀术,也就是完颜宗弼大怒,率大军来攻,号称十万。

  吴玠早有准备,命诸将选精锐士卒持劲弓强弩,号“驻队矢”。金军进攻时,分番迭射,也就是分成几排,一排排顺次发射,形成连击之势,一时间“连发不绝,繁如雨注”。

  进攻的金兵死伤无数,只好暂停了进攻的脚步。忽然,阵旁边又冲出吴玠埋伏的奇兵,打得金军心神皆乱。稍稍未定了一下,又听到宋兵偷袭了金兵的粮道,金兀术只好决定领兵暂退。

  不料这一切仍被吴玠料中,他在退路上设下伏军,追击撤退的金军,扰乱金军阵型,又趁夜纵兵四击。据说乱军之中金兀术都身中两箭,狼狈狂逃。此战后,金兀术退回燕山,让完颜杲,也就是撒离喝,屯军凤翔,与吴玠相持。

  当然,这一切实际离不开吴玠扎实的、关于川陕这一片地域的地理知识。熟知各处道路、山势、水道,才能处处埋伏,时时。

  1132年,不死心的金军又开始试图攻击川蜀。金人先派降将李彦琪从秦州佯攻仙人关,试图拖住当时正在仙人关西北的河池地区驻守的吴玠,然后完颜杲亲率大军,从京兆府西南的商州出兵向南,先攻下上津,然后重新向西,攻下景州,直逼洋州。也就是从东边绕开了吴玠的防区,准备从东向西攻杀。

  留守宋将刘子羽派军坚守饶凤关,并命人急召吴玠。吴玠得令后,率军自河池日夜疾驰三百里,及时抵达了饶凤关,挡住了完颜杲的攻击。后因军中出现了叛徒,把宋军部署全部透露给金人,饶凤关失守,这才西撤至西县地区继续坚守。

  完颜杲见一时难以攻破,自己这条绕行路线补给又过于困难,因此就决定领兵暂退。偏偏退兵路线又被吴玠提前识破,熟知地理的他,派兵在武休关一带追杀金军后军,杀敌千计,辎重无数。

  这一战后,吴玠进为检校少保,充利州路、阶州凤州制置使,正式独立领军,虽然川陕宣抚使人员变换,但西北战区的实权,却开始逐步掌握到吴玠兄弟手中,他也慢慢成了南宋帝国四大战区的大佬。

  大散关中的日常驻扎的守军其实并不多,但此处地势险要,山路蜿蜒陡峭,坡度在六七十度间,两侧是斧劈般垂直的山崖。曹操当年领兵过大散关也曾感叹:

  散关的士卒见李天俊领着四男一女和两个女童走来,也觉得甚为奇怪。城门也不开,只是站在城头不住地询问。待问清楚后,又放下吊篮,先把侍女和女童拉上了去,询问了半天。然后又把李天俊单独拉了上去。

  李天俊把随身的官方文牒交给散关的将领,偏偏他常年驻守边关,竟然也分不清这些文牒的真假,双方一时僵住。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李天俊急得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摆了出来,希望能有件东西证明自己的身份。

  刚刚摆出空空的袖里箭,散官守将的眼睛一亮,问道:“你可知这是何物?”李天俊一听有门,立刻说道:“你见过?这是袖里箭。”然后把袖里箭的来历,以及这两年的制造过程都说了一遍。

  那守将摸着箭筒听了半天,说道:“看来是真的了,你真是顺昌府那个文余尔大人。我在利州吴将军身边时,曾见过此物,说是岳飞将军专程送给吴将军的,也听到,大人乃是修复袖里箭的关键人物。不想居然在这里遇到了。”